03 / 10 / 2016

创意的陌路

PiPiJuiCe 风尚 Style

最近这段时间,朋友圈都在关注四大时装周和北京设计周,一个是时装设计,一个是产品设计,两个都是我喜欢的创意领域,所以我都有关注。

好的东西当然是有的,但是不好的更多。很多人可能会反驳我,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有人埋单不就行了?存在即道理。

存在即道理,的确是现代文明发展进程中最现实、最无力反驳的说辞和借口。

审美与审丑

以前,小学、中学的美术课本,都会说什么是美的,但是很少说,美的东西为什么美,更没有说什么是丑的,它为什么丑。很长时间,我们脑子里面建立的美丑标准,都是在日常生活中,被周围环境影响后,潜移默化形成的。

这些年的当代艺术市场、大众消费市场,一派繁荣的景象下,出现了很多传统美学范畴之外的所谓“美”。导致的结果就是,让我们对审美的认知边界大大拓宽,甚至越过了丑陋的底线。

可是,美与丑的边界在哪里?没人说得清楚。

前些年,芙蓉姐姐和凤姐火爆网络的时候,她们俩用近乎反传统的形式开化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审美(丑)趣味。不过,这些年过去,很多人已经在内心达成了和解,陆续接受了她俩“美丽”的实质,一个知性美,一个内心美,她们也顺理成章成了新时代女权主义的领军人物。

在芙蓉姐姐和凤姐的对面,是广大群众最喜闻乐见的美,这种美写在脸上,老少皆宜,一眼就能看透。从林青霞、王祖贤、刘嘉玲、张敏、邱淑贞,到章子怡、周迅、赵薇、范冰冰,再到正在流行的小鲜肉们,大众眼界从不缺少这种美。这种美就是所谓的颜值,颜值是一门经久不衰的生意。

天生丽质固然重要,后天养成更有魅力。美容业、整容业、美颜 APP,用创新的科技手段制造出各种高分颜值的美态,简单、直接、粗暴。

眼下(瞎),要我分辨真正的美丑,谈何容易。


(c) Chen Man

创新的魔咒

表面上看来,以美容业、整容业和美颜APP为代表的创新领域的空前发展,推动了社会进步,美的人越来越多,赏心悦目。更深层次的意义,是制造了更多的垃圾。更别提那些“因美图而友尽、因美容整容而毁容”的牺牲品。

就拿本土时尚杂志来说,经过了20年的发展,的确一片欣欣向荣。做为旁观者,面对目前的繁荣,我其实是悲观的。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最能体现一本时尚杂志功底的时装大片,本土刊物的大部分大片在我眼里都似曾相识,从故事脚本、画面构图和色彩,到模特的表情、肢体、拍摄场景,很多都能在我看过的外刊上找到原版。

知道你们想看好戏,我才不会上当,去指名道姓谁谁谁,大家心照不宣就好了,毕竟革命的前夜,大家都在穷途末路上嗨到停不下来。

然而,更深层次的悲观,并非创作这件事本身,而是某种挥之不去的魔咒。

商业社会的规则中,股东利益最大化是基本要义。所以在公司化运作的体系下,如果创新和利益之间没有达到平衡,创新就会违背创新的本意,创新就永远只能是山寨和模仿,这也是中国本土时尚杂志只有跟风,没有审美的真正原因。

我曾天真地认为,《新视线》会是中国本土时尚创意杂志的曙光,却没有想到,它会草草地收场。它被商业规则抛弃了,或者自己选择了被抛弃。

是啊,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商业社会,生存下去最重要,好的内容,好的创意,好的创新,没人埋单,那是不行的。自此,模仿者和山寨者高呼被道德绑架:“复制粘贴何罪之有?我们的行为是史诗性的,我们在深化改造产业链。”史诗性倒是真的,改造还是毁灭,时间会给出答案。

你可能还不知道,时尚杂志拍的不是明星封面,拍的是广告,一个楼盘、一部电影、一件西装、一套礼服、一只表、一双鞋、唇彩、项链、汽车,那些出现在时尚杂志封面上的明星照片,都是有人埋单的,至于是谁,你可以猜猜。

人见人夸的国外时尚杂志封面,也是有人买单的,但是人家拍的高级啊。

所以,不管《时尚芭莎》拍过多少巨星,苏芒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她的秋裤理论。无论百度、小米的市值做得有多大,我们怀念的还是谷歌。


(c) Steven Meisel

创意的陌路

不谈利益,如何创新?不知美丑,何来创意?

我们可能已经忘了,创意工作的真正可爱之处,在于它本身反体制的表现。然而眼下,或者说是千禧年以来,越来越多的创意者,选择躲进体制的温床,痛苦又惶惶地做着大俗大雅的春秋美梦,所以酷的、有创意的东西越来越少。偶尔出现有点酷的新事物,我们就一窝蜂地跑去围观,合谋将其捧杀,然后心熙熙然散去,奔向下一个现场。

是的,新世代的我们,都修炼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有新鲜感和快感,才能撩拨那颗无处安放的内心。面对新鲜事物,围观的、点评的、消费的,各玩各的,互不相干,好民主,好和谐。看看时尚圈和设计圈,看秀(展)的,评秀(展)的,败衫(物)的,各玩各的,都很嗨。

你看 Gucci 回炉了复古调,Balenciaga 捧红了编织袋,哪有什么高深的策略,就是让你我图个新鲜、图个快感。

但是,新鲜感、快感过了怎么办?

没事,可以换帅,可以跨界。

为了财报能有好看的上扬曲线,为了股东利益,时尚圈这几年换帅风波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设计师除了设计好之外,还得是审美好、眼光好、懂市场、懂营销、懂社交、懂传媒、懂公关的完美复合型人才,如果你不行?立马换人。另外,音乐人 Rihanna、Kanye West、Pharrell Williams、超模 Gigi Hadid 也跨界做起了设计师,这份跨界名单还会越来越长,不信的话,你可以拭目以待。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在我看来,只是让创意走向了一条陌路。每一个被换掉的设计师,不过是物色而来的接盘侠,显然不会是救世主,他们随时可能下一任替换。而真正的救世主——网红模特和明星设计师,却是粉丝赋予了他们力量,与创意本身毫无关系。

当然,不要灰心,陌路不是末路。一群人,可以抹杀一个行业,也可以建立一个体制。不要忘了,不是体制创造了我们,是我们创造了体制。


(c) Naoto Kobayashi

* 本文首发于《空白杂志》微信公众号(ID:kong_is),关注公众号可以查看完整图文。

声明:本文由 NONZEN.COM 原创或由创作者授权发表,我们欢迎您推荐我们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图片片段,但不赞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转载。
本文链接:http://nonzen.com/another-creative-way/

本文作者 / ABOUT THE AUTHOR
PiPiJuiCe

空白杂志 NONZEN.COM 出品人,微博@PiPiJuiCe,流行文化与潮流生活观察者,长期专注于时尚潮流、视觉创意和杂志出版的研究与实践。

分享

最新文章 Latest

李宇春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已经堪比世界一线超模,是实至名归的新一代超级时尚偶像。

宜家编织袋现在这么火,如果 Balenciaga 真要和宜家合作推出联名款,你觉得你会买吗?

墨西哥丛林里的 Las Pozas 花园,是一处如梦如幻的超现实主义建筑群,有机会有时间你一定要去看看。

以慈善为目的,Jeffrey Fashion Cares 大秀肉体,这种赏心悦目的形式,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表情包经济学是一门研究财富和人的学问,网络世界越来越萌,一言不合,就发表情包。

Moschino 联手 Gufram 推出首个家具胶囊系列,共四件单品:拉链红唇沙发、高跟鞋坐凳、高跟鞋书架、机车夹克包衣橱。

花艺珠宝设计师李小沙,用废弃的鲜花、布料、珍珠、铁丝等材料,制作了 6 款不同风格的头饰。

经过 10 多年的发展,包括苹果在内的多个品牌参与 (RED) 抗艾滋组织,赋予生命和社会责任更多的内涵和意义。

眼下,全球正在经历新一波女性主义热潮,穆斯林时尚在这股热潮中席卷全球,同时也伴随着复杂的世俗化纷争。

政治的归政治,商业的归商业,时尚的归时尚,哪有那么简单。

性别如衣服的年代,离我们越来越远,无性别穿着仪式已然成为常态。

Raf Simons 能否成就 Calvin Klein 新的辉煌,这个正在发生的美国梦,能否再次征服世界,请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