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台北、在伦敦长大的薛晓岚,正在实践的Chineasy项目,以一种最简单的“用汉字讲故事的方式”教人学习中文。

摄影师Thierry Cohen拍摄的黑暗城市,每座城市的夜晚没有灯光,漫天的星空颇具诗意,借此告诉人们失去的美好。

摄影艺术家周家豪让中国传统戏曲表演艺术家出现在代表西方流行文化的场所,以表现香港中西融合的城市文化面貌。

艺术家Peter Stichbury笔下的人物肖像风格鲜明,精致的脸庞、大大的眼睛和光鲜的穿着,每个人的状态迷人而离奇。

Jork Weismann拍摄了多位明星与名人在酒店睡觉的照片,不管是装睡还是沉睡,每个人依旧保持着各自的光鲜魅力。

摄影师姚璐用城市建设中常见的绿网将垃圾填满区的垃圾山包住,创作出一系列神似中国传统写意的山水画,令人震撼!

艺术家Peter Bynum利用聚酯薄膜和有机玻璃进行创作,将各种取材自然的抽象图案绘制在玻璃后面,效果令人惊叹。

西班牙摄影师José Antonio de Lamadrid拍摄三位自闭症少年的生活照,他们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不出快乐与否。

José Guízar每天画一幅纽约的窗户,每扇窗户的窗台摆设、窗檐样式、玻璃颜色各不相同,一派纽约人的生活写照。

摄影师Rachel Hulin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完全脱离重力的影响,在空中漂浮或者飞行,小宝贝可爱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Karen Knorr用数码技术将老虎、大象、猴子、孔雀等动物合成到古印度奢华繁复的宫殿、陵墓空间内部,令人称奇。

Sheila Rock的摄影集《Punk+》勾起人们对早期朋克运动的兴奋回忆,并揭示其对社会、音乐、文化及时尚的影响。

Ingrid Endel曾是一名舞者,因为膝盖受伤放弃跳舞,她的自拍照美丽而具备超现实主义概念,还能看到舞者的身姿与风韵。

艺术家Saul Zanolari用数码技术将照片改变、恶化或者彻底破坏,照片的主人公最初的身份被他完全肢解破坏。

达喀尔骄阳下,伦敦摄影师Brett Lloyd为《周末画报》2013年春夏男装别册拍摄了一组非常帅气阳光的男装大片。

伦敦时尚摄影师Miles Aldridge出版摄影作品集,一张照片就是一个复杂的剧场,即亲密又顽皮,有如超现实的电影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