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03 / 2009

Lost Dandy

PiPiJuiCe 风尚 Style

跨越两个世纪的纨绔华丽主义者始终代表着人类最为华丽的关于自由的终极梦想,自19世纪第一次登上英国历史舞台起,纨绔华丽主义就开始引导艺术世界的潮流,并开始对时装界的大量启发,同时也给服装设计师们带来无穷无尽的灵感源泉,对于高级定制时装的影响尤为深远。从法国诗人、小说家、戏剧家让·考克托(Jean Cocteau, 1889-1963)到流行乐坛最有影响力的创作者大卫·鲍威(David Bowie, 1947- ),从现代派诗人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1821-1867)到时尚摄影师塞西尔·比顿(Cecil Beaton, 1904-1980),以及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on Dior, 1905-1957)参加的恢弘盛大的化装舞会,都呈现了纨绔子弟的座右铭——“衣不惊人誓不休”。

不要以为纨绔主义者在今天已不合时宜,他们的姿态是鲜活而叛道的,他们拒绝平淡、束缚、规范与无聊,在约翰·咖喱亚诺(John Galliano)的眼里,穿越两个世纪的纨绔华丽主义仍有着蓬勃的生命力。无论在派对或是私底下都极其作美的咖喱亚诺自接手Dior女装部之后,每季的高级定制都会呈现让人目眩神弥的天衣华服,从埃及艳后到日本艺伎,又或是东方神秘古国的王妃,衣服精致、唯美、且优雅,哪个贵妇看到不想拥有一件,玩哪怕只有一次的变身游戏?

虽然经济危机让欧美各大奢侈品投资财团的日子很不好过,但是高级定制时装却丝毫未见有削弱的迹象,设计师已经懂得抓住高级顾客的心思才是生存之道,况且春夏季是女人最妖娆的时刻,谁也不想错过大好时机。“无论在怎样的年代,人们都需要梦想,而我就是为她们提供梦想的人。”咖喱亚诺说,“这季我要召唤迪奥先生的经典‘New Look’风格,并以佛兰德人(Flemish)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们的艺术手法呈现。”Christian Dior 09春夏高级定制时装的灵感来自17世纪荷兰黄金时代绘画大师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柔和的蓝色和金色,并将迪奥先生的“New Look”的精髓——纤细高腰、过膝长裙加以夸张演绎,配以安东尼·凡·代克(Sir Anthony Van Dyck)文艺复兴初期画中典型的精致蕾丝衣领和袖子,戴上典型的欧洲皇室作风的蕾丝低檐贵妇帽,以高调华丽的礼服向沉郁的国际金融风暴叫板。

Armani 本季高级定制是繁花似锦,1930年代旧上海的风潮意犹其中,宝塔般的肩部剪裁、朱漆、流苏、宫廷印花,紧身翘檐轮廓的剪影从东方巴黎走来。这可能只是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众多东方美学故事中最新的一出折子戏,但是还是值得人好好玩味。众所周知,阿玛尼一直以来都对东方美学热衷有加,还经常飞去亚洲寻找灵感。或许他仅仅是回归到他擅长的冒险领域而已,不过此情此景,真好满足了东西方的审美趣味,欧洲宫廷与中国皇室本来就是一台戏嘛!

当然,还有时髦美女与雍容贵妇上演的 Christian Lacroix 式的地中海风情,是金莲、牡丹、冰蓝、蘑菇组成的炫彩世界;Elie Saab在保持一如既往的优雅同时,呈现了更纯净、更简洁的轻快气氛,从米色到裸色再到灰色,并有紫罗兰、蜡粉蓝、以及牡蛎的贝壳色彩点缀;新任设计师组合 Maria Grazia Chiuri 和 Pier Paolo Piccioli 把Valentino 带回久违的辉煌,乳白色套裙搭配1960年代的立领,扇褶式外套,红色垂褶裙,缀满水晶刺绣的外衣搭配雪纺面料,尽显高贵。

Riccardo Tisci 手中的 Givenchy 也越来越趋于成熟,黑色的地板上铺满了玫瑰花瓣,似乎是为了刻意暗合当下的坏光景,不过很显然,这不是一个附加更多痛苦的好时机,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摆脱过多的忧郁才是正确的方向。美观束身的连衣裙,褶皱雪纺袍,爱德华式的夸张衣袖,柠檬、帕尔玛紫罗兰、青花瓷等古典主义色彩的点缀,不由让人联想起宗教式的情色绘画形象。

年轻人 Alexis Mabille 展示了50套作品,灵感不着边际,没有明确主题。有着网眼袖子的发光的深绿色天鹅绒短裙,闪耀的红色夹克和缀满金色亮片的及膝短裤,纤瘦的鸟眼花纹长裤套装,还有巴黎人最时髦的长裙外搭配短大衣和阔腿裤搭配上衣,一切都证明他是个手法高明的裁缝。Jean Paul Gaultier将旋转的花体字融入印花、镂空网眼布和刺绣中,结合强硬肩部设计、缝制的细条纹等典型的1980年代元素,复杂的弯曲流苏花边装饰和各种蕾丝效果与飘拂的镶边饰物,不禁让人想起手中的纸币,当然他并没有刻意讽刺当下的纸醉金迷,就当是拿金融危机开个小玩笑吧。

到了 Chanel 的时间,被布置成全白的空间里,巨大而精美的纸花环绕在每根梁柱上,桌面覆盖着镭射刻花的无纺纸布,楼梯上铺满了剪纸玫瑰和山茶花,白色气氛有如观赏一场华丽的葬礼,纸制冠状花形头饰、手工编织的绒毛球和刺绣花朵、飘逸轻盈的透明硬纱和玻璃纸、精细的金属片装饰以及饰有水晶般透明串珠的蕾丝,姑娘们一派清新纯朴的样子,谁能说得清她们是去哀悼还是狂欢呢。梦想+实干家卡尔·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表示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清除掉,并且“从一张白纸开始”,显然他做到了,这种极度简洁直白的表达方式,或许是应对当下低靡时局的最好办法,毕竟,此时此刻的纨绔华丽主义者也应该低调一点,迎接谦逊时代的到来。

* 本文发表于《Life Element》2009年4月号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in April 2009 issue of Life Element Magazine

声明:本文由 NONZEN.COM 原创或由创作者授权发表,我们欢迎您推荐我们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图片片段,但不赞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转载。
本文链接:http://nonzen.com/lost-dandy/

本文作者 / ABOUT THE AUTHOR
PiPiJuiCe

空白杂志 NONZEN.COM 出品人,微博@PiPiJuiCe,流行文化与潮流生活观察者,长期专注于时尚潮流、视觉创意和杂志出版的研究与实践。

分享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最新文章 Latest

Moschino 联手 Gufram 推出首个家具胶囊系列,共四件单品:拉链红唇沙发、高跟鞋坐凳、高跟鞋书架、机车夹克包衣橱。

花艺珠宝设计师李小沙,用废弃的鲜花、布料、珍珠、铁丝等材料,制作了 6 款不同风格的头饰。

经过 10 多年的发展,包括苹果在内的多个品牌参与 (RED) 抗艾滋组织,赋予生命和社会责任更多的内涵和意义。

眼下,全球正在经历新一波女性主义热潮,穆斯林时尚在这股热潮中席卷全球,同时也伴随着复杂的世俗化纷争。

政治的归政治,商业的归商业,时尚的归时尚,哪有那么简单。

性别如衣服的年代,离我们越来越远,无性别穿着仪式已然成为常态。

Raf Simons 能否成就 Calvin Klein 新的辉煌,这个正在发生的美国梦,能否再次征服世界,请拭目以待。

短暂即是永恒的时尚消费,当下最重要,解锁钱包最重要,未来没那么重要,经典不是一蹴而就。

Dior 女装创意总监 Maria Grazia Chiuri 高定首秀,融入女性主义的视角和思考,表现不俗。

穿着仪式与性别本身并没有多大关系,性别觉醒是发自内心的的自由向往。

彰显“本我”的时尚态度,是内心渴望的现实投射,与时装本身并没有多大关系。

借势红人炒作话题,短时间吸睛无数,就如洪流一般刷足了存在感,他们身上穿的款式势必成为爆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