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 08 / 2014

拯救东京大仓饭店

PiPiJuiCe 都市 City

今年5月,东京大仓饭店(Hotel Okura Tokyo)发布消息称,将于2015年9月关闭,之后酒店将改建成一栋38层的现代化玻璃建筑。这一举动令许多人担忧和意外,英国 Monocle 杂志 7/8 月号甚至发表专题文章 Final Check Out,报道这家拥有浓郁1960年代风格的酒店,还推出联署网站 Save the Okura,号召全球有识之士一起拯救这家酒店。

坐落于东京虎之门的大仓饭店,建造之始,就试图将日本和风艺术概念融入其中,其鲜明风格由建筑师谷口吉郎(Yoshiro Taniguchi, 1904-1979)、小坂秀雄(Hideo Kosaka, 1912-2000)、民艺家栋方志功(Shiko Munakata, 1903-1975)、陶艺家富本宪吉(Kenkichi Tomimoto, 1886-1963)共同打造,既传承了日式传统美学的色彩与工艺,又融合了现代设计语言。酒店自1962年开幕以来,承载过无数赞美,是各界公认的经典之作。

从外观看,大仓饭店给人的感觉非常和谐,瓷砖外墙是小坂秀雄的主意,他用柔和的绿色搭配强烈的深褐色。大厅的木制格栅拉窗是无数人迷恋的地方,步入大厅,心情自然平静下来,灯笼式吊灯发出的微光同样让人着迷,圆角座椅如花瓣撒落在地上,几张座椅围住圆桌好似一朵盛开的花朵,这些细节令无数到访者倾倒。

这样一家处处彰显日式和风美学的酒店,为何不一直保持下去?经济效益显然是第一因素,改建之后的大仓饭店将于2019年开幕,当年的橄榄球世界杯(Rugby World Cup)和翌年的东京奥运会将为其带来海量客源。

时代发展大潮中,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和对待旧事物,显然不是粗放式的推到重建或改建那么简单。不可否认,新的大仓饭店将有新的光芒,但是无数人的美好记忆也随之被抹去,那种记忆还维系着人们对于东京乃至整个日本的美好形象。大仓饭店的拥有者大仓集团作出这一决断,绝非明智之举,让我们一起支持 Monocle 发起的 Save the Okura 联署行动,希望一切出现转机。

Photo by Martin Adolfsson, Shinichi Ito and Keita Yasukawa for Monocle

声明:本文由 NONZEN.COM 原创或由创作者授权发表,我们欢迎您推荐我们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图片片段,但不赞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转载。
本文链接:http://nonzen.com/save-hotel-okura-toyko/

本文作者 / ABOUT THE AUTHOR
PiPiJuiCe

空白杂志 NONZEN.COM 出品人,微博@PiPiJuiCe,流行文化与潮流生活观察者,长期专注于时尚潮流、视觉创意和杂志出版的研究与实践。

分享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最新文章 Latest

Moschino 联手 Gufram 推出首个家具胶囊系列,共四件单品:拉链红唇沙发、高跟鞋坐凳、高跟鞋书架、机车夹克包衣橱。

花艺珠宝设计师李小沙,用废弃的鲜花、布料、珍珠、铁丝等材料,制作了 6 款不同风格的头饰。

经过 10 多年的发展,包括苹果在内的多个品牌参与 (RED) 抗艾滋组织,赋予生命和社会责任更多的内涵和意义。

眼下,全球正在经历新一波女性主义热潮,穆斯林时尚在这股热潮中席卷全球,同时也伴随着复杂的世俗化纷争。

政治的归政治,商业的归商业,时尚的归时尚,哪有那么简单。

性别如衣服的年代,离我们越来越远,无性别穿着仪式已然成为常态。

Raf Simons 能否成就 Calvin Klein 新的辉煌,这个正在发生的美国梦,能否再次征服世界,请拭目以待。

短暂即是永恒的时尚消费,当下最重要,解锁钱包最重要,未来没那么重要,经典不是一蹴而就。

Dior 女装创意总监 Maria Grazia Chiuri 高定首秀,融入女性主义的视角和思考,表现不俗。

穿着仪式与性别本身并没有多大关系,性别觉醒是发自内心的的自由向往。

彰显“本我”的时尚态度,是内心渴望的现实投射,与时装本身并没有多大关系。

借势红人炒作话题,短时间吸睛无数,就如洪流一般刷足了存在感,他们身上穿的款式势必成为爆款。